九两Sale

这里Sale/九两,称呼任意
近期激情沉迷楚留香,在忆旧游澄天明镜,id万俟九两,是个可爱的小和尚
小玉永远是我大老婆

[维赛]海风

高三狗,长弧
翻车了走链接

系列人设

入坑挺久了,突然就想写点东西,大概会写成一个系列。
坐标澄天明镜,渴望同区同好。

秦忆川:暗香刀堂弟子,掌门的利刃,对应游戏中的少侠,自幼丧亲,漂泊不定,未入暗香门派时为青末倾心却没能救她,在江南碰到了游历中的华山弟子华无常。

华无常:华山弟子,自称武艺不精,非常照顾比自己小了一岁的秦忆川。总是在笑,似乎不会生气。

苏浅语:华山弟子中的“奇葩”,快意恩仇,做了暗影的行当,一身白衣不易隐匿,常选午后杀人。

迦昙:迦昙是法号,大家都不知道他的真名。年幼时被抱入少林门下,认真又刻苦,有些死板。
没头发。

柳君山:武当弟子,家道中落后拜入武当,学武奇才,沉迷打擂台,很有执跨子弟的既视感。

柳意:云梦弟子,人美心善,医术不行,练武也是毫无天赋,但执意相随,被苏浅语无限吐槽。

基础就是这几位了,后来还会再加。
可能会有真实经历改编哈哈哈。
id万俟九两,欢迎找我玩啊😊

差不多就是这样吧!!!
我永远喜欢磷叶石.jpg

【ES】【纺夏】五年后设计

私设有,ooc有
腐向,主cp纺夏,副cp北斗星,零晃,宗mika等
有转校生的私设
本篇为完结篇
如果这样也没问题并且不嫌弃作者的文笔的话,谢谢愿意看到最后,超级感动!

  [一觉醒来浑身酸痛想不起来昨晚干了什么了怎么办?]——⑥(完结)

  夏目直勾勾地盯着纺的眼睛,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 有点看不下去的杏想上前,却被日日树拉了回去。日日树摇摇头,示意杏不要插话。

  气氛更加尴尬了。纺紧张地握紧拳头,回看夏目,手心出了一层薄汗。

  “我先说吧……”两人同时开口。各自迟疑片刻之后,又再次同时说到:“不,还是你先说吧……”

  这如同搞笑视频一样的展开倒是把围观的两人逗乐了。夏目似乎注意到围观两人的反应,狠狠瞪了他们一眼,以示警告。

  “那我先说了。”夏目用毫无顿挫的声音宣布,“纺前辈,我已经大致了解发生什么了,对不起,我会对你负责的。”

  “哎?夏目君你在说什么?”纺眨了眨眼。

  “我不是昨天晚上对你做出了非常失礼的事,甚至夺走了你的……呃……贞操吗,”夏目看上去有些窘迫,“虽然不想相信,但根据现有线索判断,只能是这样了。”

  纺没有回应。气氛再次进入僵局,夏目仰头,想偷窥一下纺的表情。

  “夏目君你……好像误解了什么呢。”纺轻声说,眼角抖了一下。

  “哎?”没有料到这个答案,夏目明显吃了一惊。

  “其实,昨天晚上,还是我……做了不对的事……”纺吹下眼帘,缓缓道来……

  喝醉了的夏目君靠了过来,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。

  他脸色潮红,微微喘气,好像刚做过什么剧烈运动似得。周遭的人都看了过来,英智还不怀好意地冲我笑了笑,对我比了一个大拇指。

  夏目君在这时突然开口了:

  “其实我啊,早就有话想对你说了。”这句话作为开场白可算是不咸不淡了。我在心里想到。
 
  “过了这么多年也没跟你联系真是抱歉,你不会因此而讨厌我吧?前辈一直是个笨蛋,所以要多注意一下危险的人啊。不过也不要误会……我这么说可不是因为关心你……只是因为我喜欢你啦。”

  夏目君滔滔不绝说了一大段。这么一个不坦率的人突然变得坦率起来,吓得我一时无言以对。于是我慌忙伸手,准备捂住夏目君的嘴——可夏目君毕竟是打了我那么多年的人,非常轻松地躲过了我伸出来的手,抓住我的胳膊,顺势将我拉到了他面前:

  “真没想到,原来前辈是这么主动的人啊,那我也不客气了~”


“打断一下,纺前辈你是不是在胡编乱造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?”夏目黑着脸说到。

  “这不是很amazing吗⭐~”

  “师傅——!”

  “等等两位先不要吵了!还是先听青叶前辈讲完吧。”

  纺点点头,继续讲述那神奇的一晚:

  其实呢,然后,就没有什么然后了。被夏目君……那个,撩到的我,因为最近也没有那个咳咳,所以就那个。然后就那个……总而言之,其实也……

  “什么玩意啊!”夏目有些恼火,声音也提高了几度。“你能好好说明一下吗?前辈?专门省去最重要的地方是几个意思?”

  “因为,太不好意思了啊……”纺捂住脸,从指缝间偷偷窥伺对面的人,脸颊不知是因害羞或是什么原因,红得吓人。

  夏目突得起身,似上帝俯视万物一样,对纺说出了“审判”的话语:“去死吧,前辈,不,青叶纺。”

  “但是后来什么也没发生啊。”被夏目拉走吃午饭的宙说道。

  “什么都没发生是什么意思?”夏目隐约感觉哪里不对,拼命按捺住自己几乎爆棚的好奇心,装作不在意的喝了口汤。

  “就是什么都没发生的意思啊。纺前辈刚想靠近师傅,师傅就突然失去平衡倒在桌子上了。”

  这么糗吗?!夏目心中一惊。

  “好像腰还撞到桌角了,看着就很疼啊……然后纺前辈就把师傅抱回房间了……说起来,师傅你的腰还好吗?”

  夏目石化在原地,过了好久才憋出一句——

  “不用担心我……我很好……”

  所以,自己的判断从一开始就出错了。这件事并没有涉及什么贞/操危机,只是在众人面前出了糗,而大家又好心的瞒住了他而已。

  前辈也只是把晕倒的他报到房间里,照顾了他很久而已。

  照顾了那个背叛约定的自己很久而已。

  “夏目君真是的……居然特意来道歉,我可没有生气啊?”纺微笑着,“背叛约定、言而无信之类的罪名,我可是从来没想往你头上扣过啊。”

  “不可能……你没有无条件原谅我的理由。”他低下头,眼神是少有的慌张。

  “哈哈,我也是有条件的啊。”纺突然一把抱住夏目,温暖的气息洒在他的耳尖:

  “和我继续在一起吧,以恋人的身份。”

  “所以他们在一起了啊。”
  杏看见手拉手走进餐厅,一脸羞耻的夏目和一脸幸福的纺,这样总结到。

  “真好啊,能开花结果的恋情……”英智喝了口茶,像是感慨什么般笑着叹了口气。

  “嘿嘿,听你这么说好像要搞事情啊。”杏打趣到。

  两人的微笑在目睹小情侣喂饭现场后消失了。

  啊……果然这个世界对单身的我不太友好呢……

  杏悄悄抹了把眼泪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傍晚还是原来的傍晚,景致与昨日,与过去他所见的都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 可他却望着这夕阳,红了双眼。

  “我可以拒绝吗,闹了这个乌龙之后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……”夏目犹豫片刻,回答到。

  “那我只好装可怜啦。”抱着自己的胳膊又紧了一点。

  “真是笨蛋啊……”夏目抱住这个能够无限次数原谅自己的,笨蛋一样的男人。

  “可不是我强迫的哦?这也是夏目君自己的愿望啊。”

  两人相视一笑,再次相拥。

  “说起来夏目君还是处/男呢……你的童/贞就由我收下好了!”

  “不,这个还是算了吧。”







完结撒花!把之前没打完的稿打完了,完结的有点潦草……
虽然真的拖了很久,但这也算是我的处女作了吧?
目前已经es退坑啦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坑……
现在蹲在刀男坑底,最近可能会产点刀男粮。
谢谢愿意看到这里的大家,非常感谢!超感动的!

[ES][全员生存游戏]Ensemble Soldiers

私设有,ooc有
全员友情向,不带转校生玩
生存游戏梗,部分描写略血腥
如果这样也没什么问题的话,请往下看

Ensemble Soldiers

第一回——起源

  网游Ensemble Soldiers的热潮在上市没多久就席卷了梦之咲学院,这群爱好新潮事物的少年们或多或少都沉迷于此,除了某位学长,无人不在讨论这个以良心闻名的网游。

  ES以其畅快的打斗,绚丽的特效,良心的运营而完美立足于游戏市场。只要技术好、愿意刷,哪怕不氪钱也能打到很高的级别;再加之其不算简单的操作,若是不下点功夫,还真是不好继续玩下去呢。ES火到什么程度了呢?连讨厌电子产品的斋宫宗都开始试着刷怪练级了,可见它的魅力之大——

  可是,仁兔成鸣却至今没有建号。

  “仁兔前辈,ES真是一款奇怪的游戏啊。”原本坐在自己身边安静刷游戏的游木真突然开口。仁兔吓了一跳,午间放送马上就要开始了,身为广播委员长的他自然有些紧张,而游木的这句话算是彻底打破了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情;可他又对游木想说的话十分感兴趣;所以,仁兔点了点头,示意他继续往下说。

  “在游戏里受伤后,血瓶只能通过‘回复祭’获得,而且个人接的任务还可以转手给别人——真奇怪啊,不过因为我选的职业是枪手,所以血量也不用怎么担心,但是仙石君就比较辛苦了吧?”说着,游木将视线移到了一旁的仙石忍身上。

  “为什么看向在下——不过确实,刺客的血量超级让人担心,在下每次受伤时都要紧张好久呢。”仙石有些不快,碍于同事多日的情意,只是撅了噘嘴,没有多说。

  游木似乎想起了什么,精致的眉头皱了皱,若有所思。

  忽然,他恍然大悟:

  “啊,仁兔前辈,广播晚点了。”

  午休时间的学校越来越不安宁了。自从ES火爆全校之后,中午的班级多了许多留校的身影——就连自己组合两位成员所在的1-A班,也传来了许许游戏的特效声。内向而细腻的紫之创和普通而善良的真白友也,这两个看似会对网游不感兴趣的少年,现在却是梦之咲专区里的著名活跃份子。ES真是一款神奇的游戏呢——他不禁感慨到,然后偷偷探身,想要观察一下班内的情况——

  最引人注目的,是以不可思议的姿势坐在堆起的椅子上的葵日向,听说他们葵兄弟很擅长杂技,看来是真的;真白和紫之坐在日向后方,各自抱着一个手柄,玩得不亦乐乎;而真白他们旁边的南云铁虎和高峯翠,表情就没那么好看了——要是仁兔懂一点ES的话,便可以看出来南云二人在2VS2的对决中全然不占上风,也能理解两人露出那样糟糕表情的缘由了——音响的声音开的很大,教室里“乒乒乓乓”一阵杂音,他忍不住上前,高声提醒了一句。

  “对不起,仁哥,我们这就关上。”说着,紫之起身,关掉了游戏网页。南云恋恋不舍地看着略微不堪的残局,视线久久不能离开。仁兔挑眉,问道:“你们现在全部都在玩这个游戏吗?”

  “当然了!”日向抢先回答,从椅子上蹦了下来,“现在还有人不玩这个吗?我的好朋友创了梦之咲专区,前辈要不要加进来?”

  “不,不用了。”仁兔摆手拒绝,“我还没有建号呢。”

  真白偏偏头,看向仁兔:“仁哥为什么不建个号呢?明明一点也不费事啊?”

  仁兔尴尬地笑了笑:

  “这个嘛……有些原因啦……”

  “哎~仁哥好狡猾~都不告诉我们~”

  “因为理由有一点……”

  “哎~”1-A的小孩子们(除了某位高个子少年)都撒娇似得拖起了长音,仁兔被这种声音弄得晕头转向,立刻转移了话题——

  “你们听,好像有广播呢……”

  “仁哥,这话题也转移的太明显了吧……”真白小声吐槽。可就在这时,广播扩音器应景地发出了响声:

  “紧急通知,请偶像科所有学生立即至礼堂门口集合,再广播一遍,请……”

  班里的大家面面相觑。广播来得太准时,也太过诡异了。

  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令人在意的事吗?他们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  “我们,还是先过去吧?”紫之颤颤巍巍地建议,剩余的人点点头,相继走出教室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伏见弓弦将电量耗尽的手机随手塞进裤子后兜里。一向严谨的他今天居然忘了带备用电池,他自己也感到十分震惊。这下就没法通知少爷了,希望他有听见广播——他祈祷着,匆匆奔向会议室,心中不详的感觉愈加强烈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从早晨开始,朱樱司就感到胸口发闷,在听到广播之后,他甚至有点喘不上来气。

  姬宫桃李虽然在嘴上恶毒地吐槽了脸色苍白的朱樱司,但却轻轻拍了拍他的背,还递给了他一杯热水。

  朱樱司抿抿干燥的嘴唇,没有接下这杯水:“桃李君,你的行为有些奇怪啊?”

  姬宫桃李一下子羞红了脸:“要,要不是有一种以后就见不到你的感觉的话,谁会做这种事啊!说到底,我大发慈悲原谅了你之前的种种不是,你感恩戴德地接受不就好了!?”

  “什么嘛……”朱樱司接过热水,喝了一小口,便立刻放下了水杯。

  “水太烫了,桃李君。”

  “咦——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怎么办?”正收拾杂物的莲巳敬人擦了擦快要滴进眼里的汗,将身子转向不远处的天祥院英智。

  天祥院低头,继续手上的工作。

  “老师们有什么回应吗?”他问。

  莲巳推了推眼镜:“最奇怪的,便是老师们对此一无所知。唯一的可能,只有——”

  “有人侵入了学院。”天祥院接上了话。这是一个恐怖的推测,若是真的有人入侵了学院,那那个人的行为可谓居心叵测了。一上来就把所以学生召集到礼堂门口,接下来的行动会是什么?莲巳不敢往后想,豆大的汗滴顺着脸颊滴落。

  “敬人。”天祥院轻笑。“不要想那么多,先过去看看吧。”

  ……
 

  广播播放后十余分钟,礼堂前便围满了人。



这里是挖坑不填的可爱的Sale酱,也可以叫我沙濑。
谢谢各位支持,本篇大概会在微博上同时连载
同时,依然欢迎扩列,不过住校可能会弧

es新坑的大致设定(类似预告?)

ensemble soldiers的相关设定

总概:
网游es风靡梦之咲,除了某人之外,无人不沉迷于此;
神秘人占领梦之咲,强令学生依照游戏形式互相残杀;
在血风腥雨的三周之后,学院里的大家会……?

游戏职业及其所具武器(武器可自行挑选):
剑士——发有利剑/匕首
弓手——发有一副弓和与等级数相等的弓箭
枪手——发有手枪/步枪/狙击枪一把,和与等级数相关的子弹(手枪=等级数*2,步枪=等级数*3,狙击枪=等级数)
法师——可以在战斗区内使用魔法(即超科学力量)
刺客——发有暗器(匕首,飞刀,手里剑等)
祭司——帮助回复
狂战士——可以挑任意武器
空——可以挑任意武器

各角色职业及大致等级(15级以下用{}扩住,50级以上用[],满级70):
剑士:
[明星昴流],神崎飒马,天满光,南云铁虎,鸣上岚,{衣更真绪},{冰鹰北斗},{守泽千秋}

弓手:
[伏见弓弦],月永leo,{朱樱司},{莲巳敬人}

枪手:
[游木真],[朔间零],濑名泉,朔间凛月,羽风薰

法师:
[逆先夏目],春川宙,高峯翠,真白友也

祭司:
天祥院英智,{斋宫宗}

刺客:
[葵日向],葵裕太,仙石忍,紫之创,影片mika

狂战士:
[深海奏汰],乙狩阿多尼斯,大神晃牙,{鬼龙红郎},{青叶纺}

空:
日日树涉

未建号:
仁兔成鸣

游戏规则:
①每隔三天,发出一条杀人指令(杀人指令可以转接)
②每周六进行一次“回复祭”,战斗区中受得伤只能通过夺取血瓶来回复
③每隔6小时,转移一次战斗区的位置
④两天内没有完成杀人指令的学生,处刑
⑤判为“死亡”的学生,处刑
⑥有时可能会有紧急指令,完成后可以获得“脱出”机会
⑦禁止在未收到任务时杀死其他玩家

相关阐释:
①游戏等级决定了互相残杀开始后各人的任务难度(等级越高,难度越小)
②将学院分为战斗区和休息区两部分,休息区内禁止打斗,否则处死
③原游戏APP变为起指引作用的工具,指示下次安全区、战斗区的位置和回复祭具体时间
④游戏中的血量决定死亡判定线,到达判定线后默认为“死亡”
⑤游戏脱出后,似乎可以离开梦之咲?

[es][纺夏][五年后设计]

私设有,ooc有
腐向,主cp纺夏,副cp北斗星,零晃,宗mika等
有转校生的私设
本篇有些混乱
如果这样也没问题并且不嫌弃作者的文笔的话,请往下看

  [一觉醒来浑身酸痛想不起来昨晚干了什么了怎么办?]——⑤

  那是一个对我来说美丽至极的夜晚。月光皎洁无瑕,树影摇曳,一切都那般美好……

  “不好意思,纺前辈,可以请你立刻讲重点吗。”杏举起右手,用像小学生一样可爱的姿势,说出了像大人一样残忍的话。

  纺用手捂住脸,停顿片刻后,再次开口:

  夏目君喝醉了,然后我就偷偷凑了过去……

  “前辈,你的行为很变态啊。”杏面无表情地补刀。

  “杏酱,你不要再打断我了,我也很绝望啊。”

  “你绝望什么啊?明明干出变态事迹的就是前辈你啊。”纺无厘头的发言提醒了杏另一种可能,她不敢相信自己的推理,所以先小心试探了一下。

  不出所料,纺的眉头皱得更深了:“当然是我绝望了,毕竟夏目君突然靠过来,确实吓着我了啊,直到现在心脏还跳个不止呢。”

  不是吧……?

  杏眼前一黑。

  我作为资深腐女,居然看错人了?

  原来夏目君才是……?

  杏猛地起身,拽着纺的袖口,硬是把他提了起来。

  “前辈,跟我走,我们去找夏目君好好谈谈。”少女飘逸的长发在空中散开,明亮的眸子里似乎藏有彩虹。

  今天依然是amazing的一天呢~日日树涉随手一理头发,将及腰长发扎成一个高马尾,露出了线条优美的脖颈。昨天晚上玩得太过火,今天早上有好几个人没出席,虽然理由肯定不单纯。

  涉举起衣帽架上的礼帽,对着落地窗行了个礼。屋外阳光明媚,不时跑过几个童心未泯的“大人”——守泽千秋搂着一脸生无可恋的羽风薰,追逐跑在最前面的濑名泉,莲寺敬人一边吼着什么,一边在三人的后方快速追赶——大概他也玩得很开心吧?又是A班的那几个男生呢,日日树默念到。这么多年了,关系还是那么好,真叫人羡慕啊。

  阳光愈发刺眼,日日树伸出手,想挡住这阳光。这时,人群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瘦小的身影——杏拎着高跟鞋,迈着大步向他的方向跑来。她的腿上只有一层薄薄的丝袜,紧身裙因快速跑动而掀到了腰际,隐约可以看见蕾丝内衣——好像有哪里不对吧?杏作为优秀的制作人,怎么会如此失态呢?

  日日树久愣原地,直到杏翻过窗沿,走到他面前时,才大致回过神来。他咳了一声,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一般,将手中的礼帽放回了衣帽架。

  “这真是非常amazing呢,杏小姐,”无视掉紧随杏的步伐翻过窗沿的青叶纺,日日树继续说到,“到底是有什么缘由,使得优秀的您那样失态呢?”

  “寒暄的话直接省略——日日树前辈,你看见夏目君了吗?”杏穿上高跟鞋,将短裙拉好,随手整了整头发。

  日日树挑眉,微笑着说:“真是遗憾,我也不是很清楚呢,不过夏目他,马上就会过来了。”

  马上就会过来?日日树君又在开玩笑吗?纺疑惑地偏了偏头。如果事情真的那么巧的话,那我也……

  是啊,怎么会那么巧呢?

  在看见推开房门的夏目之前,纺一直这样相信着。


本篇因作者犯懒所以异常短
就当它是过渡章节好了
下章就该完结了呢。

伪·最终章预告
总算碰面的两人,好像都误解了什么?

“不,我已经知道了,对不起纺前辈,我会对你负责的。”

“夏目君在说什么?!”

嗯,原来如此呢。

“宙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啊?!”

“我也不知道师傅在纠结这个啊?”

所以,最后的约定是?

“下次,一定要成功啊。”

“这个就算了吧……”

[ES][纺夏][五年后设计]

私设有,ooc有
腐向,主cp纺夏,副cp北斗星,零晃,宗mika等
有转校生的私设
好像有点偏离原稿
如果这样也没问题并且不嫌弃作者的文笔的话,请往下看

[一觉醒来浑身酸痛想不起来昨晚干了什么了怎么办?]——④

  明星昴流擦掉了顺着脸颊低落的冷汗。

  因为惧于斋宫宗的死亡凝视,他在mika的带领下走到了走廊的尽头,以赴死的决心推开了那扇虚掩的房门——

  等待他的,或者说等待他和另外那几位的,将会是什么呢——

  “昴流君,早上好~”房间里坐着的,是早餐时不见踪影的现职业制作人杏。杏今天一反常态,居然穿了正式的套装,擦着艳红色的口红,将平时散开的长发规规矩矩地扎在脑后,御姐范十足。虽然也认识杏很久了,但还是第一次看见她打扮成这种风格。昴流一时愕然,一句话说不出来。

  杏从椅子上站起来,用手指抚平被压出褶皱的上衣。她像是思索什么似得将手指放在嘴唇上,绕着昴流转圈。昴流被看得心里发慌,生怕昨晚自己的所做所为被提及,不过应该不会有别人知道才对啊?

  “昴流君知道我想问什么吧?”杏微笑着,慢慢靠近他。

  昴流举手投降,老实交代了昨晚自己干了什么:

  “我也不想那样的!但是他态度太强硬了,所以我只好屈就了……”昴流一上来就扔出了一堆不知所谓的话,让人抓不到头脑。

  “等等,你在说什么啊?你昨晚干了什么?”

  “难道不是在说我昨晚把罚的酒偷换成汽水的事吗?!”

  “啊,原来你还偷换罚酒了啊。”杏恍然大悟——怪不得昨天晚上他喝那么多都没醉,原来耍赖了啊。

  昴流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:“小北说我们作为偶像要注重身体不能喝太多酒,这个主意也是他提起的,小杏不要怪我……”

  杏不禁吐槽你这么快就把北斗君卖了还羞涩什么,但还是认真地表示他跟北斗已经消除嫌疑了,不用担心,她不会把换罚酒的事说出去的。昴流点点头,一边道谢一边出门。

  这样就排除两个人了……杏看着夏目给自己写的“嫌疑人”名单,笑出了声。前面几个名字的字迹清晰而流畅,但最后一个名字一看就是匆忙间加上去的,字迹缭乱不堪。透过这凌乱的字体,杏仿佛看见了因想起什么瞬间红透了脸的夏目。

  为了害羞的夏目君,我也得给这个“法庭”开到最后啊。杏这样想着。

  果然重点还是在青叶前辈身上吗?真是的,夏目君真是不坦率呢……

  经过短暂的思考后,杏推开了房间的门,决定去寻找那个决定性的存在。


  影片mika茫然地望着杏远去的背影。过了这么久,他还是有些跟不上这个女孩的节奏。她从少女时代就开始过于有主见,虽然在男生堆里总是看起来内向又羞涩,但是一出那个圈,骨子里的倔强立刻暴露了。现在的杏是圈内有名的金牌制作人,也算是得益于在梦之咲几年的所学了——少女越爬越高,身价越来越高,本就不擅与人交流的mika更是离她越来越远了……真可惜,杏酱人那么好,要是自己能更争气一点,说不定也能根她成为好朋友呢……mika眼角一酸,等他意识过来时,泪水已打湿了衣领,素色的领子上出现了点点水痕。

  “影片,你在这儿啊。”宗的声音在mika背后响起。mika胡乱擦了擦眼泪,试图掩盖刚才那场无意义的哭泣。

  宗向前走了一步,开始整理mika胸前的花结:“为什么哭了?”

  “……老师,我好羡慕杏酱啊。”mika将头埋进宗并不宽大的胸膛上,低喃道。宗挑了挑眉,见mika没了后文,也没有询问什么。

  突然,宗伸出手摸了摸mika的头,将他未梳齐的几缕乱毛压了回去。他轻声抱怨着眼前的人的粗糙,又猛然拉进两人间的距离,在mika唇上留下一吻——mika不再流泪,而是搂住了宗的腰,加深了这个吻。两人唇齿相接,牵出一条暧昧的银线。那未说出口的话语,就这样融进了这微湿的呼吸中……

  钟表的指针渐渐指向正午。青叶纺独自坐在阳台上,静静地品尝着今日幸运物——红茶。他的心情因某些事而复杂到了无法叠加的程度。昨夜发生了那样的事,今天主角之一却连早餐都没有出席。难道他就这么讨厌自己吗?纺自然而然地想到,心中不免有几分失落——好吧,是十分失落才对。

  就在刚才,许久没见的杏跑来让他在这里等她,说是有关于那个人的,重要的事情要说。据他所知,在学院里时,那两人就关系不错,貌似毕业之后也经常联系。这算这么?炫耀吗?纺有点不爽,若是过会杏跟他聊起了她跟夏目关系超好之类的话题,他可能真的会干出什么危险的事……

  “久等了,青叶前辈。”伴着推门声,少女走向了等候已久的纺。

  “小杏怎么这么快就好了呢,不需要跟前面几个人好好谈谈吗?”他急忙起身。话语中显而易见的疏远感让他有些懊悔,怎么这么容易就暴露自己的情感了?亏他还是在娱乐圈连滚带爬混了这么多年的人呢……

  “噗。”少女笑了起来,却不带嘲讽的意味。“前辈真好懂啊,就像夏目君一样呢。

  “请前辈不要误会,我没有丝毫恶意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知道,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杏望着纺略微皱起的眉头,笑意又深了几分。



PS
失踪人口回归,剧情已经开始偏离原稿了……
最近真是忙炸了……先把存稿发出来再说

[es][纺夏][五年后设计]

私设有,ooc有
腐向,主cp纺夏,副cp北斗星,零晃,宗mika等
有私设的杏→夏目成分
这样也没问题的话,请往下看

[一觉醒来浑身酸痛想不起来昨晚干了什么了怎么办?]——③

  杏是喜欢过夏目的,同所有曾怀过梦的少女们一样,认真无比地喜欢过他。或许因为太喜欢他了,所以在知道夏目喜欢别人时,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退后。夏目的幸福,在她心里比她的幸福更加重要。

  不过自己的退出完全没有给夏目和那个人创造机会呢。

  “夏目君!身体怎么样了?”杏提着浅色的长裙,跑向正坐在餐桌前发呆,颜色越来越灰白的夏目。

  “夏目君!”杏急忙跑过去,大力晃起了夏目的肩膀。

  夏目貌似也受不了一早就被这么粗暴对待,掰开杏的手,脸色不好到了可怕的程度:“小猫咪,你冷静下来听我说。”

  “这种时候就不要叫我小猫咪了好吗……好吧你说吧。”

  夏目揉了揉被抓得生疼的肩膀:“小猫咪觉得,有哪几个人有嫌疑呢?”

  哈?什么玩意?杏瞪大眼睛,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  影片mika蜷起身子缩在餐厅的角落里。他的面前,站着一男一女,两人手里各拿着一沓钞票扇风,左右包围了他,使他无处可逃。

  年纪不小胆子还是很小的mika几乎哭了出来,他实在是搞不懂,高中临班的同学为什么非要在毕业聚会上拦下自己啊!他天天严格按照老师制定的规定行事,可从来没有惹过这两个人啊!他们拦着他干嘛?

  杏借助自己的女子力(大概),抢先说:“影片君不要害怕,我们没有恶意。”

  “我们找你,只是为了办件事……”夏目俯身,贴着mika的耳朵,说出了拜托的事。mika一时反应不来,只是迷茫地点了点头。

  太阳慢慢爬上天空,前一晚玩了个通宵的前高校生也逐渐醒来了。陪紫之创畅谈一宿的仁兔成鸣打着哈欠,脚上踩着一双崭新的拖鞋,向餐厅走去。刚迈进社会的他还没有稳定工作,正犹豫是否继续同后辈一起进行偶像活动,这次聚会也打算跟创他们谈好未来的规划,不过同学们的心眼粗到了令他无法置信的程度——居然完全没有人在餐桌上谈正经事!搞得他一个人很是另类。大家许久没见,多叙叙旧也是正常,不过同学们中有好几对情侣开饭没多久就消失了。

  啊,秀恩爱秀得最厉害的人在前面啊。

  “仁兔,早上好。有看见影片吗?”一早起来就与恋人失联的斋宫宗急切的问。

  “影片君不见了吗?应该只是早起晨跑了吧?”成鸣稍加思索,给出了他认为最合理的答案。

  “我交代过他不管干什么都要先向我汇报的,这次没汇报,肯定是遇到了什么状况。”宗笃定道。被俩人不经意秀了一脸的成鸣随便扯了几句便跑去买早餐了。毕业之后斋宫宗也多次请他回到valkyrie,但碍于他还想好好带领rab*its,所以每次都给出了拒绝的回复。话是这么说,现在他跟创他们的发展路线并不清晰啊……成鸣摇了摇头,开始品尝早点。

  聚餐的旅馆楼下的餐厅还算味道不错。虽然早点的牛奶甜得过分,但蛋包饭的味道很好,皮焦饭香,满足了成鸣对美味早餐的想象。他的对面坐着隶属于knights的后辈朱樱司,司的桌子上摆满了各式甜点,其种类之多令人惊叹——成鸣也有些动心,眼睛不由自主地跟着司手中的饭勺转啊转啊,虽没有直说,但满脸写着“我想吃”三个大字。

  “不介意的话,仁兔前辈也尝一点吧?”司举起手边的蛋糕,微笑着问。成鸣有些害羞,匆忙道谢之后,默默尝了一口。满溢的奶油有着蜂蜜的香甜味道,蛋糕的外皮酥酥的,估计撒了曲奇,夹心的果酱从切口处溢出,好吃得难以形容——成鸣的眼中闪着奇异的光,加速了吃蛋糕的速度。

  餐桌的另一旁,找不到mika的宗正散发着令人生畏的气场,路过的青叶纺本来想上前搭话,看见他的脸之后,也知难而退了。纺的心情也不好,昨晚的事让他心存遗憾,直到现在都难以释怀。也许我应该继续的……纺这么想着,专注到甚至无视了宗身边的黑气。

  “啊,mika酱啊,早上好~”同样隶属于knights的鸣上岚向朝这边的mika伸手,示意他坐自己旁边。mika摇了摇头,拉开宗身旁的座椅,坐了下来。

  被拒绝的岚也不懊恼,温和地向mika发问:“mika酱怎么了吗?心情不好吗?”

  “不,不是,那个,一会儿有点事需要大家配合一下……也不是都要来啦,就只有几个人就行了那样……总之,大家能帮我一下吗?”mika的声音因紧张而颤个不停。搞不清状况的几个人本想拒绝,碍于宗发射的迷之目光,只得点头答应了。

  mika好像对大家出奇的配合感动不已:“谢谢大家!那个,等一会,被我念到名字的几个人,请跟我走:

  “明星君,冰鹰君,日日树前辈,朔间前辈,月永前辈,纺前辈。”

低头不语的纺在听见最后一个名字后抬起了头。他的眼睛亮了一下,欲言又止。

P.S.
最近越来越不务正业了。
马上要期中考了,开始害怕了。
想挖新坑。

[es][纺夏][论坛体]中篇

论坛体,主cp纺夏
因为switch出场太少,所以有私设成分
涉英涉,司×宙有
工口要素有
转学生私设有
如果这样也没问题并且不介意ooc的话,请往下看

41楼『咸鱼赛尔』:
求s君爆料!

42楼『轻飘飘的春天』:
哼哼~
师傅是我们社团的社长,虽然社团里也没几个人就是了
社团里也有几个alpha对师傅很不满(因为他们以为师傅是beta),但都屈服在师傅的游戏技术下了
不过这几天打游戏时师傅也各种不在状态呢
平时对于那种小角色都能完虐呢,居然还差点输了

43楼『小透明』:
哇哦!受已经被影响到了!
果然还是喜欢楼主的嘛~

44楼『小杏鲍菇』:
哼,果然呢

45楼『我爱奶次奶次使我快乐』:
总感觉楼上是知情人啊

46楼『小杏鲍菇』:
www

47楼『轻飘飘的春天』:
我继续了~
因为师傅状态不对 所以我还专门去问他,但是师傅什么都不说,只是脸色不好

48楼『轻飘飘的春天』:
个人感觉最搞笑的是师傅一直以为纺前辈喜欢另一个学长,纺前辈也以为师傅喜欢我
这俩人的误解能力满分

49楼『小透明』:
哈哈哈迷之好笑

50楼『咸鱼赛尔』:
哈哈哈我出八块钱你们去领证啦

51楼『今天的梦之咲依然和平呢』:
哈哈哈,这是纺君的楼吧?
那个n君是逆先君吗w@幸福的青鸟

52楼『幸福的青鸟』:
啊啊啊英智!
等等听我解释!
这件事不是夏目君的错!

53楼『轻飘飘的春天』:
纺前辈!
师傅完全隐私暴露啦!ヽ(#`Д´)ノ

54楼『今天的梦之咲依然和平呢』:
@我是你的amazing!
涉快来www有好玩的东西哦~

55楼『轻飘飘的春天』:
啊啊啊糟糕了!

56楼『我是你的amazing!』:
amazing!⭐⭐⭐是时候@科学魔法使

57楼『今天的梦之咲依然和平呢』:
涉干得好www

58楼『轻飘飘的春天』: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

59楼『幸福的青鸟』: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

60楼『小杏鲍菇』: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!

61楼『科学魔法使』:
啊,居然有人艾特我啊?
明明在论坛上是小透明来着?

62楼『科学魔法使』:
……这楼是什么玩意?

63楼『幸福的青鸟』:
夏目君!
那个,我想好好给你谈谈

64楼『科学魔法使』:
……

65楼『科学魔法使』:
我先下了

66楼『幸福的青鸟』:
夏目君!

67楼『小杏鲍菇』:
真是的,夏目君这样逃避有什么意义吗?
既然临时标记时都同意纺前辈插进去了
那不是已经证明你并不反感纺前辈跟你做吗?
难道你想说你同意他插进去只是因为放齕荡吗?
虽然这样说有点过分,但你真的应该好好想想了

68楼『我是你的amazing!』:
amazing!
连制作人都出现了呢!

69楼『科学魔法使』:
……小猫咪
你先闭嘴
作为alpha你能明白我的心情吗

70楼『科学魔法使』:
不针对个人
我只是单纯不想被标记而已

71楼『科学魔法使』:
我确实不讨厌跟纺前辈做
但也只是因为情况特殊而已
难道纺前辈还想让我给你生孩子吗

72楼『幸福的青鸟』:
想啊

73楼『科学魔法使』:
!?

74楼『咸鱼赛尔』:
哎╮(‵▽′)╭
夏目君吓着了ww
好可爱(*๓´╰╯`๓)♡

75楼『小杏鲍菇』:
楼上死定了

76楼『科学魔法使』:
@咸鱼赛尔

77楼『咸鱼赛尔』:
唉d(ŐдŐ๑)

78楼『轻飘飘的春天』:
安静的召唤基友@零食骑士

79楼『零食骑士』:
@轻飘飘的春天!?
宙君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艾特我!?
不过上次给我推荐的点心很好吃哦。

80楼『轻飘飘的春天』:
对吧对吧( ̄▽ ̄)~*
我也很喜欢那个口味来着
不过你先看看这个楼啦
有好玩的东西✧٩(ˊωˋ*)و✧

P.S.
剧情乱七八糟莫名其妙
但还是想发毕竟纺夏文太少了(இωஇ )
希望能有大大喜欢这对啊
大大们来产粮啊!